首页 > 特别策划 > 改革开放40年专题 > 改革印记

改革开放四十年 苦辣酸涩成追忆

买彩票平台app 作者:刘俊祥 2018-12-18 14:28:22

1985年,我们一家人随着父亲来到了重庆能源集团松藻煤矿,全家四口人挤在一间12平方米低矮的瓦片屋里。屋子里就二张床、一个衣柜、一张书桌,别无它物。小屋子夏天炎热的时候,房内就象是个蒸笼,可要到了冬天,房内又成了冰窖,盖两床被子还嫌冷。

据父亲讲,我们家最初在矿上分到一间瓦房,现在很多人可能都不以为然,可在当时,这种待遇不是很多人能享受到的,那是我父亲工龄长和工作中取得的很多荣誉换来的。

为解决没有厨房的问题,父亲从料场捡回来一些边角木料,盖了一个趴趴房,当作厨房。那时,小趴趴房连个门都没有,是父亲从井下捡了一块风筒布做了一个挂链门。

每到下大雨的日子,我们家就要遭殃了。屋都到处都漏雨,家里的锅碗瓢盆全都得用上,晚上“滴滴答答”的雨声常令我们全家辗转难眠,第二天,全家人精神恍惚。那时,为了防止房屋漏雨,周围的居民们使出了十八般武器,有的人捡来丢弃的风筒布铺到屋顶,有的人不知从哪里找来大块广告布贴在房顶,有的人甚至将一块块塑料布临时拼凑在一起抵挡大雨,我家也不例外,屋顶上到处都是铺的破烂,现在老父亲想起来都觉得心酸。

我们住的小胡同地势低洼,一到下雨,胡同就成了一条小河,这条特殊的小河即使下雨过后很长时间里仍不会干,人走在胡同里,如行在小河里,大人总是抱怨,我们一帮孩子总是窃喜,因为可以脱光脚趟水,这样的乐趣不是任何时候都能享受到的,否则没有理由去趟水,但趟水的结果总是换来父母的一顿狠揍。

我们住房周围,只有50米处的招待所一处有自来水和公开厕所,每天无论刮风下雨,我们都要去提水,家里都备有二个大塑料桶。而上厕所也成了每天的一件难事,人多,上厕所也要排队。

父亲虽然离上班的地方不远,但是我们住的周围全是泥土路面,要是碰上了下雨天,鞋和裤子就全是泥,等到了上班的地方,一双鞋早就成了泥鞋。那时父亲每月只有32元的收入,我们很少买过新鞋,一般都穿母亲给我们做的布鞋。一次语文考试,我考了班上第一名,父亲特意给我买了一双新鞋,说好让我六一儿童节穿。可是有一天,我为了向小朋友们炫耀,就穿上新鞋给他们展示,谁知刚出门就滑到水坑里,看着新鞋变得面目全非,我哭得很伤心。

如今,矿区的变化日新月异,一幢幢高楼拨地而起,以往随处可见的泥巴路已被平坦的水泥路面所代替。而父母、我和兄弟,在矿上都拥有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,家里的配套设置一应俱全。矿上也在居民楼周围种上了花草,安上了健身器材,而我也有了孩子,看着她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在居民楼的花园里玩耍,我心里感叹万千,她们真是太幸运了。

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
版权声明: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,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得擅自修改标题。若违反本声明,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本栏目其他新闻